"二房东"爱公寓的"死"与"新生"

2018-06-04 17:06 新闻来源:东方财富网

房东收不到租金、租客被清退、租金变还贷

租出去的房子,却收不回应得的房租;租回来的新家,却突兀地面临被扫地出门。这就是今年3月爱公寓的房东和租客遇上的“奇葩”事件。

与消费分期平台合作推出“押一付一”的租房模式逐渐成为长租公寓的新玩法。上海歆禺房屋梓林有限公司的长租公寓品牌爱生活·爱公寓携手贷款平台,一边为租客提供房租分期贷款服务,让承租人每月以“还贷”的方式交租,另一边用从平台贷得的资金支付房东。然而,爱公寓的这条“二房东”之路却走得无比坎坷,大面积的“租金贷”伴随着疯狂的房源扩张,最终将之引入了资金链断裂的死局。

今年3月17日,北京中元世家全资收购爱公寓,但此前发生在租客、房东身上的问题是否得到解决?“租金贷”模式是否还在继续?5月29日,《IT时报》记者探访爱公寓发现,公司仍在继续运营,部分问题得到逐步解决,但长租公寓能否继续借力消费金融拓展市场,目前仍不得而知。

租客有家难归

爱生活·爱公寓是上海歆禺房屋租赁有限公司的长租公寓品牌,其80%的房源采用“租金贷”模式。所谓租金贷,是指租客根据与爱公寓签订的租房协议在贷款平台上贷款,首付按照“付一押一”方式支付房租和押金,剩下每月按时在贷款平台上还款即可,相较传统的“押一付三”方式,减轻了租客不小的经济压力。对于爱公寓而言,它可以在租出房源的同时便收到一笔长期租金,让它有较大的现金流迅速扩充规模,甚至提前买断房源以获得较高收益,而贷款平台也借此收到不低的利息。

这种新套路看似令租客、租赁公司、金融贷款平台三方共赢,但对于租客而言,一个隐含的概念是,每月的缴租实际上已经变成了还贷,理论上,自己预支了一年的房租给爱公寓,而这笔钱却并没有马上到房东手里,由爱公寓分期付给房东,一旦爱公寓因为经营不善或市场波动造成房产不盈利或空房无人问津,留存在它手里的资金链漏洞便在所难免。今年1月,爱公寓与平安好房产生资金纠纷,让租客停止向平安好房还贷,不少房东没有拿到应得的房租,引发了一系列纠纷。

租客庄明(化名)便是一名“受害者”。去年8月,庄明入住爱公寓,并选择了押一付一的方式享受平安好房提供的分期贷款服务,他在平安好房上绑定了借记卡,每月平安好房会扣除“房租”。可今年3月,爱公寓突然爆发了大量的房东赶人事件,原因是未收到爱公寓的租金。庄明的房东虽然没有直接清退租客,但是亲自登门提出让公寓内的4位租客解除与房租贷款平台的绑定关系,直接把房租付给他。听说租户有解绑房租分期的意向后,爱公寓的工作人员也找上门来,开始劝说租客改用元宝e家来支付房租贷款。

“为了劝我们改签,爱公寓的人一直在我们家呆到半夜两点。”庄明无奈地说。爱公寓一边宣称已经结清了与房东的款项,一边执着地劝说庄明和他的室友选择新的贷款平台,还表示一旦绑定了元宝e家后就可以解除与平安好房的信贷关系。最后,3位室友中有2人同意让贷款“搬家”,庄明则对这套说辞保持怀疑,始终不肯妥协。

就在上个月,庄明的担忧果然应验了,室友的银行卡和平安好房根本没有解绑,以至于不得不缴纳两笔房租贷款。不光庄明的室友成了“冤大头”,在一个爱公寓的上海租客维权群里,为贷款逾期而焦虑的声音同样此起彼伏:“已经退租了,但是未解绑,马上就逾期了,我是交租金还是不交啊?”“刚开始说三四个工作日(解绑),然后又说七个工作日,今天已经是第九个工作日了。”

庄明告诉《IT时报》记者,除了贷款事宜上的纠葛,水电费的缴纳也让租客吃了不少苦头。爱生活·爱公寓的微信公众号上有缴费入口,根据租赁合同,租赁期间的电费和电费管理费合计每度电1元。以前,庄明都是通过公众号缴费,可奇怪的是,每个月家中都会遭遇断电,在没有空调的冬天根本住不下去,为此他已住过3次酒店。“爱公寓经常晚交电费,直到提醒他们已经断电了,工作人员才会把电费上交。”几次三番下来,庄明便开始在国家电网上自行缴费,按照上海市居民用户电价表的第一档标准,对比之下,发现以往在公众号上交的钱几乎贵了3倍。

“接盘侠”面临考验

实际上,自2017年底以来,爱公寓拖欠房东租金的事件就被不断曝出。2018年3月17日,陷入资金周转困境的爱公寓向中元世家(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售出股权。中元世家全资收购爱公寓并持有100%的股权,正式成为“接盘侠”。

5月29日,记者以租房为由来到爱公寓总部,这里依然在正常运营,一名从北京中元世家来上海接手爱公寓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中元世家接盘后,支付了亏欠房东的租金,但此前停用平安好房的租客中,有些已经欠费几个月,这名工作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我的工作主要是售后和维修,但现在还要负责上门催收。”

记者被带看的公寓位于徐汇区中心地段,原本两室的屋子在客厅里增加了隔断,变成了2+1的户型,三个房间的月租加起来共计7800元,而这处房产从业主手中收来的价格每月就要7600元。之所以利润这么低,是因为此前曝出的资金问题导致租客对爱公寓产生了不信任,不仅爱公寓的房源规模大幅缩减,从原先的3000套减少到2000套,而且租客也少了许多,记者被带看的这套公寓已经空置了三个月。为了赶紧将手里托管的空置房源租出去,加快资金周转,中元不得不降低了一些房源的房租。

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为了留住客源,中元还是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案的,比如租客如果在更换平台的过程中在两边都被扣款,可以前往徐汇区永升大厦的爱公寓总部解绑退款。

不过,这里面纠葛繁杂,另一位爱公寓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在几个月的纠缠中,有些无法解绑的租户多半没付房租,“租房的利息是我们替租户付的,要是租户欠着平台的贷款,又没有付水电费,最后还引起因征信问题跟我们打官司,我们的损失很大,怎么给解绑呢?”

《IT时报》记者将继续对此进行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DF358)

意见